木兮

一封关于你的情书——西塘

青字文艺:


上一座城,未必恋上一个人;但爱上一个人,必定会恋上一座城。像是我,像是西塘。


这是我第四次来到这里,但这次却不是为了一座城,或是一个人,而是为等待一场朦胧的烟。走在这座小城里,总想做几件疯狂又没有意义,但不后悔的一些小事情。


脱下木屐鞋,光着大脚丫踩着湿答答的石板路,涂上十个不同颜色的指甲油在脚趾头上骄傲的张扬着疯子一般的色彩。然后淋着一场小雨走在廊桥下,古桥上,或是乌篷中。想一些过往云烟的旧事,看一些安静的人来人往。


曾经,几年前,是三年还是两年?记忆开始模糊。一个人沉着安静的心情,碎步在大街小巷。曾经,不管是几年前的事情,曾经,无意间,一个深深的窄窄的巷子街上,你的容颜就这样的被捕捉在我的镜头里。从此,你的美,让我深深爱上这里;我甚至是大声扬言, 如有来世,如有下辈子还能相遇,我一定娶你。


如今,又是几年后的事情。过了两年还是三年,这都不重要,因为记忆不曾逃离。我又在这里,同往年一样,一个人带着一个相机,走在这里。如今,再遇你,你的美在岁月的洗涤下,变得不再朦胧,不再初爱。但藏不住的风韵,却是让我再也不能自拔。犹如当初,初见你的容颜,一样的是不能自拔。


我想这就是缘分,却又不单单只是缘分这么简单。


每一次来到这里,每一次两遍三遍的走过每条街,每条巷子,触碰着你的肌肤,遥望着你的容颜,轻轻的闻着你的香,温柔的轻抚着你的发丝。


我开始挽回,开始追忆,开始寻觅你在这古城的芳踪。


或许是你太美,总有太多的人贪恋着你的绝色。不管是什么时候,大街小巷总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但你依旧安静,依旧文静,像是一个文艺女青年般。依旧不变的我,依旧拖着长长的裙子,穿着啪嗒啪嗒的木屐鞋,带着相机走在你的身边。每一次轻柔的触碰,总是有新的发现,新的故事


这一次,我走进了你的内心。


闲闲的,慢慢的,镜头里此时正演绎着一把破旧的草扇,一座颓败的老屋,一个正在桥头工作的炉子,还有一个被遗忘在桥中间散着蜘蛛网的老灯。所有的记忆在当下的花样年华中渐渐褪色,慢慢远离。但令人忍不住浅浅一笑的是,这些被忽略,冷淡,不曾留意的老城记忆,如今读来,教人恍如回到过去,回到旧西塘。


因此,我发掘了你的内心。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们曾一起走过的石板路。如今这里,老街上那个回首的单纯童年,门缝里挤出来的小小生命;深深暗黑的巷子里,来来往往的年轻的人们。走了几步,看了几眼,拍了几张,此时一辆破废的自行车靠在老墙砖边,那里还有一堆垃圾,一盆枯萎的开在垃圾堆边的辣椒,让我的步伐就这样的停在这里,视线就这样的定格在这里,镜头就这样的对焦这里。


所以,我开始游走在你的内心。


一条石板路上那些来往的轮迹,还有你或见过或不曾知道的烧水的炉子,在新的世界里,旧的生活依旧有迹可寻。它们依旧存在,依旧活着,不为谁离去,不因谁落泪,依旧过着该存在就存在,该需要就需要的生活。此时,它们的世界里不分现在和过去。正如我,在新的时代里,寻找着,怀旧着,缅怀着那些正消失的美好旧色。


奈何,我在你的内心看到了一幅画。


画上,我在这里,你在那里,不管是在哪里,有些人有些事依旧是我这辈子里的一段无法淡忘的城古事。只想说,只愿说,走在这里,遇见你,遇见他们,所有的一切始终是美好的。


不觉,我又来到这家小店。不知你是否还记得那家小店。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为什么流浪远方?为了我中的橄榄树。”忽然,又是那首歌,不知你是否还记得这首歌。一杯茶,一本《流年日光》,我在锁眉移步时,就这样的在这里停歇。


难得,我在你的心上诉说着一段小小的心事。


一个从远方流浪来的人,一个纪录着只属于你故事的相机,在来来往往的午后,停在这里。阁楼传来一曲关于梦想与岁月的歌,让我不禁落泪,忍不住哭泣。转着脑袋,目光朝着窗外,窗檐下,几块碎瓦,窗台上,一抹红尘。我沉默着,任泪,就这样干脆的落了下来。此时,我不感伤,也不孤独


因为有你,还有那些来来往往的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影子们。


所幸,倾听我丢人的心事的只有你,和你的内心。


天,突然暗了下来。


雷声闷响,风云变幻,我以为会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带着油纸伞,漫步在古巷,就等着这场雨。我想,你也是在等待吧。也希望一场雨能够温柔的淋湿你秀美的长发,淋湿你漂亮的衣裳,还有你细腻的肌肤。


可奈何,是我的要求太高了吗?还是我不够认真?


这场雨没有来,但幸福的是,它还是落了两三滴。在我的发梢,我的衣裳,我的肌肤,还有关于你的一切。


于是,我继续走着,继续让灵魂这里游荡着。有人说,半游荡在廊桥下的都是怨魂,因为生前都是有无法解开的冤孽。我问他,我算是这样的孤魂野鬼吗?也有人问我,为何如此钟情于西塘。我说,是因为前世还有未解开的缘。所以,我一遍,两遍,三遍又四遍的来到这里。游步于一条巷子,或深或浅,却也七百余年。曾经繁华,此时渐落。深深的巷子里,长长的廊棚下,百转千回,一悲一喜,历经无数铅华。


三年前,我在这里;三年后,我在这里。此时,时空回不去三年前,我能做的,只有放慢脚步,再放慢脚步,慢慢的行走,慢慢的触碰这里的每一块砖瓦。


所以,我贪恋这里,正因为前世还有未解开的缘,所以,我是这里的孤魂。


所以,半夜游荡在这里,寻着前世我和你的爱情


于是,小坐于后巷阁楼,那扇窗后的露天阳台上。一杯茶,一个人,或两个人,坐在茶几边。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缕茶烟,聊聊天,谈谈心事,说说过去和未来。西塘的夜晚,你的深闺,在喧嚣中如此佳境,像是茫茫人海中我们第一次的相遇。


那次,多久以前的事情,忘了,开始忘了,我竟然模糊了一段记忆。一杯茶,一段事,一个人带着一个相机在人海茫茫的后巷里,等着一个人,一段事,和一个镜头下两个人在茫茫人海中,共同品着一杯茶。


这段浅薄的记忆竟然就这样的被搁置在了这里。如今,我又在这里,无意间的觅踪让我又在这里浅饮。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惭愧,我却不曾记得,如今往事再绕上心头,我想会深深记得。


那么,你呢?


午后的一杯茶,夜幕下的一壶茶,总是藏匿着太多不同的心情和故事。千变万化,却始终离不开你。或许,这就是我对西塘的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吧。


放慢脚步,我继续走着,镜头里依旧是你的容颜。临晚,天色晚得厉害,我带着一个小小的野心来到红庭——她清丽脱俗,却百般妖艳的盛放在酒吧一条街是花海里。曾经,四月,我在这门前,一身复古碎花,半跪仰望这漫漫红庭。如今,迈着碎步,一杯茶余,再来到这里。年轻的吉他手还在忘我的深情浅唱。而我,带着小小的忐忑,坐在这里,就半个小时,只是半个小时,轻轻的触碰下曾经触动我心扉的红庭。


突然,我发现,你的内心里竟然还藏着这样的一个地方。


奈何,再美,却始终不能抹去我对你的情有独钟。


或许,这就是我与西塘的前世今生的夙愿。难以解开,不能解开,无法解开。似乎每一次来到这里,来到西塘,总是有着说不尽的心事,看不尽的风景。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甚至是三五人,但这里,但西塘,始终教人难以回到过去,又不能走进未来。只有此时,一瞬间的触动,竟是天长地久。


尤其是一个人,便直接是一辈子了。


作者/苏丹卿     

————————————————————————————————————————

继续阅读:陈亚墨的故事你不懂

青字文艺官方微博:http://weibo.com/qingziwenyi

继续阅读:『青春文字第一刊,似火年华皆文艺』新锐青春文学旗舰!— — 青字文艺

继续阅读:「巅峰大赏 文艺复兴」高端纯文学年轻态、新锐文学视界! — — 文艺风赏


评论

热度(55)

  1. Derek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2. 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3. Moonshine。鸣蜩🌱 转载了此文字
    西塘
  4. 鸣蜩🌱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5. 错蓝染笺year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6. 豌豆公主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7. 紫色的安静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8. EAA-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9. lollipop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10. 木兮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11. 阿三多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12. 缱绻风情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13. smile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14. 可可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15. 世纪末的漂泊者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16. 破晓之石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17. 彩虹天使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18. 如影随形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19. 夕拾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